相关文章

珍珠花包与珍珠柏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ybzcl.com/

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惠州妇女流行的发型就是梳髻,额前带花包,髻上插一枝珍珠柏配几朵白玉兰花,或米碎兰花,显得雍容华贵,也可调配得庄重而得体。

有钱人家的花包面料是黑软缎,上面用五彩丝线绣上各种图案,周边镶钉珍珠,每粒珍珠镶在金色的“朱义盛”底座上,花包两翼中间也镶钉“朱义盛”底座的翡翠。这样的花包色彩反差强烈,珠光艳目。珍珠柏是用铜线缠绕绿丝线,再弯曲成扁柏叶型,其上钉以珍珠。“花包”不但装饰性强,而其两翼还可护着额上太阳穴起到保健作用,平时可用简单面料制作,所以能成为当时妇女的普遍审美习惯和追求。“花包”一直流行到“文化大革命”,红卫兵破“四旧”勒令妇女剪去发髻,很多妇女吓得把花包烧毁。这种从明代绘画中就出现的花包可以说在中国妇女中流行了几百年,到了 “文化大革命”就彻底地消失了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某电视台记者曾访问过惠州制“花包”、“珍珠柏”的巧手梁容娇,这是一位靠精湛手艺养大子女的老艺人,她儿子魏佐浩先生成为岭南画派著名老画家。先生早年为其母设计精美“花包”图案用纸剪成花样,被城中女红(绣花艺人)相争选用,有“双凤朝阳”、“牡丹富贵”、“石榴贵子”、“喜上眉梢”、“吉祥如意”等等,故梁容娇老人的花包喻义深、色彩鲜丽夺目,很受欢迎,备受珍爱。现在,老人早已作古,“花包”与“珍珠柏”的工艺也后继无人了。